用户登陆

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印度会成为优衣库的另一个中国吗?

来源: 微信公众号“志象网”,作者杜展羽 2019-11-08 17:22

从全球范围来看,快时尚的寒冬仍在继续。

9月份,美国快时尚品牌Forever21正式申请破产,退出了包括中国、日本、加拿大在内的全球40多个市场,据称将关闭旗下178家门店。去年九月才关闭了纽约首家门店的ZARA,今年又接连关闭了北京核心商圈的两家门店。财报显示,从2015财年到2018财年,ZARA母公司Inditex净利润逐年下跌,涨幅从14.9%一路下滑至2%。与此同时,H&M也默契地放缓了开店速度。

巨头们处境尴尬,其他快时尚品牌日子也不好过。几个月前,Topshop母公司Arcadia集团在美国申请破产,而New Look的业绩大幅下滑,并在去年正式退出中国……

十年前一路攻城拔寨、无往而不利的“快时尚”们,如今正在失去光环。

只有优衣库,例外。

2018年,优衣库的海外市场销售额首次超过日本本土。虽然受到电商冲击,但中国市场仍然增长强劲,保持了年增70家到80家线下门店的节奏。

中国市场的表现如此耀眼,也让集团掌门人柳井正迫不及待地将目光投向南亚次大陆,开始寻找他心目中的“第二个中国市场”。

“这里的潜力不亚于中国”

10月4日上午,数百名顾客聚集在新德里Vasant Kunj的超人气购物中心Ambience内,耐心地等待优衣库印度首店开业。这家店占地三层,面积超过35,000平方英尺(约1.5万平方米),光鲜、时尚,最大程度迎合了印度人民关于极简风格的想象。一段和风浓郁的太鼓表演过后,店铺正式开业。只要安装了官方APP,前500名进店的客人都可以获得一件免费的优衣库纪念T恤和200卢比(约合2.8美元)的首单折扣。

图注:优衣库印度公司(Uniqlo India)首席执行官TomohikoSei(左)和创始人兼董事长柳井正(Tadashi Yanai)在印度首家门店开业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合影

T恤(UT)是这家日本快时尚品牌的热门单品。20岁的大学生Sehaj一口气买了8件。他说:“我喜欢他家的设计和图案。”虽然H&M也有类似的产品,而且价格更低,但是他认为“还是优衣库的质量更胜一筹”。

不得不说,优衣库的母公司迅销公司(Fast Retailing)切入印度市场的时机堪称完美。其首店开业仅仅几周后,就是“印度新年”——排灯节(Diwali)了,这是印度人民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。作为一年中最大的印度教节日,排灯节前夕,印度人民花钱花得最凶。

对于董事长柳井正来说,为了进入这个13亿人的国家,也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,他十年以来孜孜以求,而今终于梦想成真。“我对印度市场抱有极高的期待,这里的潜力不亚于中国,甚至会更大。”在前一天的发布会上,他曾说到。

这样的评价可谓相之当高。要知道,中国市场是优衣库最大的海外市场,仅次于日本本土。在截至2019年8月的财年中,大中华区(包括香港和台湾地区)的800家优衣库门店,贡献了超过一半的海外销售额,并且增长强劲。优衣库计划每年在该地区开设约100家门店。

在过去的这一财年,迅销集团的海外利润高达1389亿日元(约合12.9亿美元),相较前一财年增长了近17%。而其日本业务的利润下降了14%,只有约1024亿日元。这也是其海外利润首次超过日本业务。

然而,尽管柳井正在印度的野心很大,但是相比2010年和2015年就分别在印度开出首店的ZARA和H&M,优衣库显然已经落后对手一个身位了。

对于优衣库来说,进入印度,就像是进入了一个群狼环伺的斗兽场。那么,优衣库为何姗姗来迟?

ZARA向左,H&M向右

首先是印度市场充满挑战。

新德里零售咨询公司Technopak的董事长Arvind Singhal认为,从消费者偏好来看,印度并非是一个同质化的国家,不同地区的消费者口味大相径庭。

此外,大多数印度人似乎无意跟随优衣库的西式时尚主张,并不急于将其衣着现代化。根据2018年麦肯锡和时尚网站Business of Fashion联合发布的报告,到2023年印度的传统服饰仍将占据65%的市场份额。

零售空间也不便宜。房租成本高,无形中增加了运营成本,与此同时品牌还得压低产品价格,迎合消费者低迷的购买力。“运营成本高,但售价很低。”Singhal说:“这是个巨大的挑战。”

但对优衣库来说,挑战还不仅如此。弄清楚如何进入印度市场并应对严苛的监管,才是当务之急。印度的情况特殊,但至少有一点很明确,那就是任何所有权超过51%的外国公司,都必须采购当地原材料,价值至少为在该国所售商品价值的30%。

这样一来,摆在优衣库面前的就有两条路:第一,作为独立的控股子公司进入印度,并寻找当地供应商以满足30%的原料规定;第二,与印度伙伴合作,摆脱这种限制。当然,每条路各有优劣。但巧合的是,优衣库的两个竞争对手分别选择了不同的道路,为优衣库的未来探明了方向。

瑞典品牌H&M走的是第一条路,他们选择在当地建立了子公司;而西班牙快时尚品牌ZARA选择了第二条路,跟塔塔集团成立了持有51%股权的合资公司。

事实证明,与本土公司合作会拖慢进度。2010年Zara与本土合作伙伴塔塔集团开始共同运营品牌,如今它的销量更大,但它的增长也更加缓慢。在截至3月的财年中,其印度业务的收入为143.8亿卢比,比上年增长约18%,这已经算是很高了。

而在五年后进入印度市场的的H&M,正在迅速发展壮大。Technopak的Singhal说:“合作伙伴往往会拖慢工作节奏,因为我们必须跟合作伙伴保持同步。”

去年,H&M的销售额突破100亿卢比大关,相比2017年增长了29%。如果这种增长率保持不变,H&M的销售额将在2023年超过Zara。实际上他们正在全力以赴地实现这一目标。Zara在全印度有22家专卖店,而H&M有42家,并承诺投资70亿卢比,计划到2020年将印度的专卖店数量提升至50家。

世界第六大服装市场

最后,迅销选择了H&M的道路,在2017年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来运营。

“我们会聘请大量优秀的印度人才,让他们经营印度业务”,迅销社长柳井正说道,“我相信这是我们公司了解印度市场最好的的方式。”

幸运的是,为了促进印度经济增长,8月份印度修改了本地采购规定。虽然优衣库还是得从印度供应商那里采购,但以前在当地采购的原料必须在国内销售,现在则在印度或国外销售都可以。其结果相当于是放宽了印度国内的采购限制。

瑞典家具零售商宜家(IKEA)可以说是最早从监管改革中受益的公司之一。过去三十多年来,它一直在印度采购纺织品,用于支持其海外业务。新规定将有助于它在印度的扩张。

无论哪种方式,优衣库都将致力于印度制造。它已经开始跟几个本地合作伙伴,而且可能很难达到阈值。

“不管30%的要求如何,我们都会在印度扩大生产。”印度子公司首席执行官Tomohiko Sei表示:“我们的目标,是与印度公司和人民一起生产服装。”

考虑到印度市场的规模及其不断扩大的中产,印度将成为国际时尚品牌们激烈厮杀的新战场——无论是优衣库、H&M、Zara还是更多的独家品牌。

根据麦肯锡的报告,到2022年印度将成为世界第六大服装市场。根据CareRatings今年4月份的报告,其服装业价值超过6.5万亿卢比,是2010年的两倍多。接下来还有数以百计的时尚品牌正竞相在印度开店。蒂芙尼Tiffany & Co、中国品牌韩尚优品(Yoyoso)和圣罗兰(Saint Laurent)已经在规划门店位置。

就连最近在美国申请破产的洛杉矶时装公司Forever 21,也会在印度继续运营。“Forever 21的印度业务由Aditya Birla时尚零售有限公司特许经营。” Forever 21的发言人AleciaPulman曾在电子邮件中对《日经亚洲评论》表示,“该品牌在美国进行的重组,不会对印度业务造成任何影响。”

对于优衣库来说,印度的市场前景异常诱人,而竞争也将更加激烈。德勤印度事务所(DeloitteTouche Tohmatsu India)的顾问Ryosuke Kurita表示:“在印度,仅仅作为一个提供高质量产品的日本品牌是不够的。” 这是印度市场与中国、东南亚的重要区别。日本品牌在中国和东南亚的良好声誉,使优衣库赢得更为轻松。

尽管如此,优衣库新德里旗舰店里熙熙攘攘的购物者,对于柳井正的梦想来说,是一个良好的开端。他坚信,印度将成为迅销公司的“第二个中国”。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志象网”,作者杜展羽

发表评论

登录 | 注册

你可能会喜欢:

回到顶部

博聚网
博聚网